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 国际新闻

奥地利“兽父”是怎么养成的?

时间:2012-12-10 15:27:21  来源:网易  作者:未知
约瑟夫·弗莱茨勒
 
约瑟夫年轻时的留影。

新快报5月8日报道  成长于二战时纳粹统治下的第三帝国,童年时经常遭受单亲母亲的残酷虐待,衍生出一面具备良好教养一面则表现出强烈权力情结的双重人格,最终制造出震惊世界的“奥地利兽父囚女”案——

4月19日,星期六。在阿姆施泰滕镇,一个19岁少女被人发现倒在当地人约瑟夫·弗莱茨勒的家门口,屋主约瑟夫随即召来了救护车。少女被送抵医院时,脸色非常苍白,而且舌头在流血。入院1小时后,约瑟夫赶到并告诉医生阿波特·雷特,这孩子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女儿伊丽莎白——无法且不愿意照料她,于是将她丢弃在他家门口。约瑟夫说,伊丽莎白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个叫克斯廷的女孩患有严重的头痛症,服用阿司匹林后出现惊厥。说完这番话约瑟夫就离开了,他说自己还有家庭需要照顾。

克斯廷的病情迅速恶化,并渐渐陷入昏迷。医生表示亟需她的母亲亲自过来,以告知病人的病史,但未见任何回复。

直到一周后的4月26日,弗莱茨勒家失踪24年的女儿伊丽莎白终于在父亲的陪同下出现在医院,怀疑克斯廷遭到虐待的警方遂将他们拘捕。

警察将伊丽莎白隔离问讯。从一开始,她就表现得非常奇怪。年仅42岁的她头发灰白,皮肤也白得吓人,看上去像刚从养老院中出来的60岁老妇。她也很紧张,并突然问警方是否能保证她与她的孩子永远不会再见到约瑟夫。得到警方的保证后,她开始诉说一个被隐藏了24年的恐怖故事——也就是接下来数周占据全球各大媒体头版、震惊世界的“奥地利兽父囚女”案。

“阿姆施泰滕镇的好男人”

弗莱茨勒家最美丽的女儿伊丽莎白11岁起便开始遭到亲生父亲约瑟夫性侵犯。她从16岁起两次离家出走,以试图逃出父亲魔爪,但均未能成功。18岁那年,她长达24年的噩梦开始了——约瑟夫将她迷晕后囚禁在经过精心装修过的地牢里。24年间,她一共生下了7个约瑟夫的孩子,除了1个生出来不久后夭折,3个被约瑟夫带走正常抚养长大外,伊丽莎白与剩下3个孩子就一直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孩子们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也未呼吸过外面的空气。他们既不知自由为何物,也不懂任何社会规则。他们唯一能见到的人就是每日透过窗口给他们送饭、经常强奸母亲、肆意打骂恐吓他们的禽兽外公兼父亲约瑟夫。

而这样一个人,在阿姆施泰滕镇却是有口皆碑的居家好男人。

“每个人都相信他的说辞”

与约瑟夫交好的拉斯博格市副市长拉波·斯图特茨是这么形容他的:“弗莱茨勒在我眼中是一个聪明、成功的男人。他总爱谈论他完美的家庭,但他对子女非常严厉。”

46岁的霍斯特·赫尔鲍尔是约瑟夫47岁的二女儿罗斯玛丽的丈夫,此案曝光之前,他经常上门拜访岳父约瑟夫与岳母老罗斯玛丽(母女同名)。

赫尔鲍尔说,过去他完全相信岳父所说的关于伊丽莎白被邪教所迷惑而离家出走的故事,而完全没有想到,可怜的伊丽莎白就在自己脚下艰难生存。“我们每个人都相信他的说辞,”他说,“即使是突然出现了3个孩子,且被这个家庭所收养,我们也未曾萌生过一点儿疑问。”

“他无论是在家还是工作都很勤劳,这个家庭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他说,“他待人友善,在邻居之中口碑很好,这令人实在很难接受现在这样的事实。”

“兽父”幼时常遭母亲虐待

有证据显示,弗莱茨勒从小便受到单身母亲的残忍虐待,或许这就是令他变成一个禽兽的真正原因。

据弗莱茨勒的妻妹、现年56岁的克莉斯汀·罗斯玛丽透露,弗莱茨勒由单身母亲抚养长大,他的母亲脾气暴躁,爱对弗莱茨勒施暴。“她每天都把他打得鼻青脸肿,这很可能是造成他心理变态的原因。他不能同情他人,一辈子都在羞辱我姐姐”。

弗莱茨勒生于1935年4月9日,二战爆发时年仅4岁。目前尚不清楚他的父亲是否在二战期间死亡,阿姆施泰滕镇的战争阵亡名单上有个叫法兰茨·弗莱茨勒的男人,但镇委会上周拒绝承认此人是约瑟夫的父亲。

只能说,约瑟夫的童年就在奥地利被苏联军队占领的那段岁月里度过。据说当时有许多德国妇女和奥地利妇女遭到苏军士兵强奸。

约瑟夫的人生架构开始变得清晰是自他成年后。他在技工学校学习了电子工程,毕业后在一家钢铁公司工作。21岁那年,他与17岁的罗斯玛丽共结连理,并生下7个孩子。1969年至1971年间,他在阿姆施泰滕镇一家建材公司工作,老板评价他是一名“聪明善良的技工”。后来,他跳槽到一家德国公司做销售。1973年,他与妻子在山上买了一座旅馆,并以此为生。有了一定殷实家底后,约瑟夫购置了别处房产,遂把原来的别墅出租。

童年遭遇衍生权力情结

据奥地利心理学家雷哈德·海勒向法院提供的心理分析报告显示,约瑟夫的权力情结或源自母亲对其的虐待。

另一名在法庭上作证的心理学家西格朗·罗斯曼尼指出,弗莱茨勒有双重性格,其中一重性格被向别人施加完全控制的需要所主导。自18岁起便被他囚禁在地牢中的女儿伊丽莎白就是他权力情结的受害者。“她是弗莱茨勒可以在任意时候虐待的奴隶,”西格朗说,“他令她顺从,对她实施绝对的控制。”

据奥地利城市林茨一名与约瑟夫相熟的酒保称,约瑟夫是当地一所妓院的常客,但是妓女们都不太愿意接待他,理由是他属于“嫖客中脾气最古怪的2%”。

这名自称名叫克里斯托弗·R的男子对当地报纸说:“我在这所妓院工作超过6年,弗莱茨勒是这里的常客。他对任何人的态度都很霸道。一开始他会请女孩们喝酒,但过一会儿他就一副学校老师的模样,突然厉声厉色对人下命令,例如说‘坐直了!’或‘别用那种口气说话!’等。”

克里斯托弗·R说,95%的嫖客都是“正常人”,而另有3%的客人性格上多少有点反复无常,“但弗莱茨勒是属于那2%最为极端最为反常的顾客一类,表面上看起来没啥,其实内在很变态”。

若不是克斯廷的病情突然恶化,约瑟夫不得不将她送往医院,这件骇人听闻的乱伦案,或许永无大白于天下的一日。试想一下,已经73岁的约瑟夫——这是一个已到可能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年龄——突然某天就这么死去了,被关在地牢里的伊丽莎白和她的孩子们只能慢慢地饿死。不知道要再等多少年后他们的遗骸才会被人们发现,10年?20年?或许永远不会被发现。这件令人毛骨悚然的秘密也将随着“居家好男人”约瑟夫·弗莱茨勒的死而永埋地底。(路易)

奥地利掀起性罪行“严打”潮

    奥地利政界就此案展开激烈讨论

  奥地利警方首次承认,早在约瑟夫·弗莱茨勒编造女儿受邪教蛊惑离家出走,并遗弃三个孩子要他抚养谎言时,警方就应该发现疑点。

  奥地利司法部长玛利亚·伯杰日前首次就此案发表声明,承认警方的执法确实存在一定缺陷,她说:“我认为,当时有关机构对约瑟夫的说辞过于轻信了,特别是在约瑟夫将女儿的失踪归咎于邪教时。这种事情若放在今天,应该会获得更详细的调查的。”

  约瑟夫曾于1967年犯下强奸案并被定罪,在监狱里服刑18个月,但在他办理三个“孙儿孙女”的收养手续时,有关机构却并没有发现这一犯罪记录。“兽父囚女”案在奥地利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掀起轩然大波,奥地利政府议员据此展开了是否提高对性犯罪者的严惩程度,例如公开他们的犯罪记录,根据现行的奥地利法律,性犯罪记录可于15年后从犯案者档案上抹除,这就是为何虽然约瑟夫曾经有过强奸罪案底,却能顺利办妥3个孩子的收养手续的原因。

  奥地利两个激进政治团体——“奥地利未来联盟”以及“自由之党”的议员们甚至呼吁对重复犯案的性罪犯进行“阉割”,并要求立法定期对儿童展开体检,以确保他们没有遭受性侵犯与虐待。

  而主流党派则建议,延长强奸罪犯的服刑期限。(方海)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中国男乒第16次捧起斯韦思林杯
中国男乒第16次捧起斯
科比专为大场面而生
科比专为大场面而生
“最美清洁工”原是《赤壁》宫女
“最美清洁工”原是《
尹馨大胆亮相《男人装》 嫩肤美腿勾人魂
尹馨大胆亮相《男人装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